棋鬼

扬州有一位武将,官至副总兵,本家姓梁。由于年老思乡,解甲归田。梁公平生爱饮酒,喜下棋。每日提着酒壶与棋盘,游历于名山大川,遍访名士。

某一天,梁公正在山中与朋友对弈,有一位过路人观棋,反复徘徊,不忍离去。梁公抬头看此人,面目瘦削,衣服破烂。但态度文雅,形容举止有大家风,是个文士模样。梁公礼让他坐下,问道:“先生必然精通棋道,不如也来手谈几局。”文士谦让了几回,便落座与梁公的朋友下棋,文士盘中告负,懊丧不已,续弈又败。梁公请他吃酒,他也不要,只是拉着客人下棋,从早晨一直下到黄昏,全神贯注,连厕所也不舍得去。

正在这时,文士忽然离座,脸色惨白。跪向梁公,乞求救命。梁公大惊失色,忙将其扶起:“下棋不过是游戏,为何行此大礼?”文士说:“我别无所求,只希望您的仆人不要来抓我。”梁公又问:“哪个仆人?”文士说:“他叫马成”。

原来这个马成是梁公手下的养马人,除了养马之外,马成还有一项特异功能,他可以走无常,也就是做阴差。每隔半个月,马成就会走一趟幽冥界,做勾摄亡魂的差事。梁公派人去查看,并告知他不得对文士无礼,这时马成已经僵卧三日了。梁公回头再看,文士忽然入地而灭,消失无踪,这才知道他是鬼魂幻化而成。

第二天马成醒来,梁公询问详情。马成说:“这个文士原是湖北人,酷爱下棋,家产荡尽。老父亲很是忧虑,将他锁在家里。文士便跳墙而出,跑到远处,又去找棋友玩耍。父亲听说后,抓他回来,连打带骂,最后还是无法管束。不过数年,父亲抱恨而亡。阎王怪文士无德,减其年寿,罚他死后入饿鬼地狱,至今已经七年了。正赶上泰山帝君建造楼阁,征集各处文人作碑记。阎王将文士从狱中提出,让其应诏赎罪。不料文士中途棋瘾又发,迁延了日期。泰山帝君问罪于阎王。阎王大怒,派我搜捕此人。前者有主人的嘱咐,故此并未施以刑罚。”梁公又问:“他现在何处?”马成说:“已经交付给狱吏,恐怕永无再生之日了。”梁公感叹:“癖好误人,竟至于此。”

异史氏说:“此鬼生前爱棋,甚至见到棋子,便忘了自己是死人。他把棋看得比生命还重要,但却没能学成一手好棋。这实在可悲。”由此可见,爱好可以陶冶情操,但也不可过度执着。所谓过犹不及,圣人之见远矣!

译自聊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